•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時政

      省委書記之子官場浮沉:被控收受財物過億,“我如同一個推磨的小鬼”

      周群峰  2019-10-14 11:00:49

      主政“能源大市”榆林近十年,政績乏善可陳, 干部任用、資源領域腐敗等問題備受爭議

        8月20日至21日,陜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中共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受賄一案。 圖/ 視覺中國

       

        胡志強:省委書記之子官場浮沉

        本刊記者/周群峰

        發于2019.10.14總第919期《中國新聞周刊》

       

        落馬一年零兩個月后,56歲的陜西省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走上了法庭。

       

        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胡志強受賄一案。坐在被告席上的他,身穿白色襯衫,戴著黑框眼鏡,滿頭灰發。

       

        胡志強是山西省委原書記胡富國之子,與其父在仕途上取得的諸多聲望不同,他的仕途軌跡給外界留下了“億元貪官”“賣官書記”“庸官”等形象。

       

        “我收受那么多的錢財,不知道怎么去花,最終成了法庭的證物,給自己量刑用了。”胡志強在警示教育片《蛻變的靈魂》中說。

       

        胡志強主政“能源大市”榆林九年有余,政績乏善可陳,干部任用、資源領域腐敗等問題備受爭議。

       

        他的受賄案因案情重大、復雜,案卷材料多達149冊。庭審時,西安市人民檢察院對他的56項指控中,包含陜西前首富、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則、榆陽區浩然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李燁等22名商人,以及米脂縣委原副書記劉煥、佳縣縣委原書記辛耀峰、神木市委原書記張生平等34名官員,受賄總金額超1億元。

       

        庭審時,胡志強否認了絕大部分指控,只承認收受禮金300多萬元。他還表示,曾遭遇辦案人員刑訊逼供。

       

        曾立志以父親為榜樣

       

        1963年10月9日,胡志強生于山西省長治市長子縣丹朱鎮下霍村。

       

        胡志強的一位親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胡志強是家中老大,還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他出生時,母親常根秀是農村婦女,父親胡富國正在遼寧阜新礦業學院(現遼寧工程技術大學)采煤系煤層地下開采專業讀書。”

       

        1982年,胡富國官至煤炭工業部副部長,三年后,出任國家能源部副部長。1990年春,《人民日報》在頭版發表《副部長夫人燒鍋爐》一文,報道了胡富國任能源部副部長時,妻子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屬院負責給澡堂燒鍋爐的事。

       

        該報道稱,有一天晚上,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給胡富國打電話說:“老胡啊,我今天看了報紙才知道,你的夫人還在燒鍋爐。”胡富國說:“謝謝總理關心,我是個農民的孩子,共產黨已經對我夠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讓我一家人當了。”

       

        胡志強的這位親屬表示,胡志強在上學之余,也曾幫母親燒過鍋爐。“當時,他們兄弟姐妹四人都上學,生活比較拮據。胡志強在北京財貿學院讀大學時,還曾申請過經濟補助。”

       

        1993年 9月,胡富國由山西省省長升任省委書記。

       

        胡富國主政山西時,在山西推動了三大工程(修建了太舊高速、引黃入晉水利樞紐、陽城發電廠),被老百姓譽為“地上、地下、空中”三條大通道。

       

        1999年6月20日,胡富國離任山西省委書記,赴京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時,百姓人山人海沿街相送的視頻,至今仍在互聯網流傳。

       

        胡志強曾稱,“我在父親的諄諄教導下,立志要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我在大學同屆同學中,第一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88年9月,從北京財貿學院畢業后,胡志強到國家工商管理局企業司企業處工作。1993年3月任華晉焦煤公司辦公室副主任、總經理助理期間,還到山東省牟平縣掛職當過副縣長。

       

        1996年,胡志強到能源巨頭——神華集團實業開發部任職,先后做副經理兼項目處處長、實業開發部經理。

       

        2001年11月,胡志強離京任職,先后掛職任咸陽市委常委、副市長,市委副書記。隨后又任陜西省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黨組成員。

       

        “老好人”主政榆林

       

        2008年2月,胡志強任榆林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后又任市長。2011年,他出任市委書記,直到2017年4月卸任。

       

        榆林是陜西乃至全國的能源重鎮,被喻為“中國科威特”。全市已發現8大類48種礦產,潛在價值超過46萬億元人民幣,煤、氣、油、鹽資源富集一地,組合配置好,國內外罕見,開發潛力巨大。煤炭預測儲量2800億噸,其中神府煤田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

       

        胡志強主政榆林之初,正值煤炭黃金十年(2002年至2012年),期間煤炭價持續高企。

       

        2008年,是他主政榆林的第一年,這年該市GDP達到1010億元,比上年增長24%,人均GDP達到4360美元,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40美元,主要工業品產能均創歷史最好成績。

       

        然而,2012年前后,煤價暴跌。當地政商界人士認為,經濟上順風順水,對胡志強沒有考驗,煤炭黃金十年終結后,他缺乏原則的性格、能力平庸的短板才暴露無遺。

       

        胡志強在榆林留下了“老好人”的形象。一位了解榆林當地政商文化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從沒見胡志強在公開場合批評過下屬,更沒見他訓過人。

       

        但胡志強又有高調、張揚的一面。

       

        上述知情者表示,一位官員曾參加過胡志強在北京組織的一個飯局。“兩桌客人,30年茅臺酒帶來兩箱,期間還在飯店要了同款的酒,一頓宴席沒有30萬下不來。”

       

        多名榆林市政商界人士表示,胡志強算是庸官,工作上幾乎沒有亮點,眼光有限,但又好大喜功,提出了一些不切實際的目標。

       

        榆林當地一位資深媒體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胡志強在榆林主推的一項“政績工程”就是所謂的“榆橫一體化”。這被很多人認為是造城運動,盲目決策鋪攤子。直到現在,榆橫新區內還不通自來水,供熱、教育、公共交通等各種問題層出不窮。

       

        2010年,榆林市提出“加快推進榆橫一體化,建設百萬人口城市”的目標,彼時,榆林市區人口約60萬,大規模的造城運動向橫山區方向鋪開。橫山區在榆林市區西南面的荒無人煙的毛烏素沙漠大量圈地,相繼迅速成立了榆林西南新區、三產服務區,中小企業創業園區,3個園區總面積逾百平方公里,比榆林市目前建成區面積的2倍還要大。

       

        該媒體人稱,橫山區三產服務區曾規劃打造10萬人口的城市新區,現在看就是一個笑話。“連三產服務區管委會都一直在榆林城區租辦公場所辦公,不愿意來,更別說有企業愿意來投資了。”

       

        此外,胡志強主政榆林期間,干部人事問題也頗受爭議。

       

        據《財經》雜志報道,胡志強主政榆林九年,一大爭議是干部任免問題。近幾年,榆林市提拔的縣處級干部,多數來自經濟發達區縣,而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干部極少被重用,引來怨言。

       

        榆林籍一趙姓商人在舉報胡志強的實名信中提到,“胡志強大肆買官賣官、貪污受賄,對其治下的區縣書記、縣長職位實行明碼標價,嚴重破壞了陜西官場的風氣,也嚴重影響了榆林的經濟社會發展。”

       

        2015年8月19日至9月17日,陜西省委第四巡視組對榆林市開展巡視。同年11月23日,巡視組組長潘文靜反饋巡視情況時指出,榆林市超職數配備干部數量較大,全市共超配3657人,其中市管縣級干部314人,縣區干部3064人,市直部門279人。

       

        “帶病調離”

       

        2017年4月,胡志強出任陜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

       

        離任榆林市委書記時,他說,在榆林工作的九年多時間,與全市干部群眾并肩奮戰,接力探索富民興榆之路、共同應對各種風險考驗、一起分享付出的收獲喜悅,是他人生中最充實、最難忘、最珍惜的一段歲月。

       

        但是這次調離因諸多詭異之處,頗受外界熱議。

       

        2000年7月1日,撤銷榆林地區行政公署,設立地級榆林市。胡志強之前,馬鐵山、郭永平、周一波、李金柱四人先后擔任過該市市委書記。

       

        榆林是陜西省第二大經濟體,上述四人在離榆時均升至副省級官員,胡志強此次平調,打破了這一不成文的“慣例”。

       

        此外,胡志強時年54歲,而接替其出任榆林市委書記的戴征社,還比其年長3歲。

       

        再結合當時胡志強正深陷各種舉報傳聞,彼時陜西政商界普遍認為,胡志強系“帶病調離,恐難善終”。

       

        2017年6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在向陜西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的情況時,提到陜西礦產資源探礦、開采、經營及國有公司增資擴股的腐敗問題還沒有揭開蓋子。

       

        這種表述,輿論普遍認為主要是指胡志強主政榆林期間,在能源領域涉及的政商勾結等問題。

       

        2018年5月11日,胡志強在國際護士節前陪同陜西省領導到醫院看望慰問一線醫護人員,是他最后一次以官員身份公開亮相。

       

        同年6月12日22點,陜西省紀委的官網上就顯示,胡志強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中國新聞周刊》從相關知情者人士得到了一份胡志強所寫的《懺悔書》。他在里面寫道:“2018年6月12日晚,省紀委監察委領導在西安當面宣布了對我進行組織審查調查的決定,我知道從那一刻起,自己的政治生命結束了,等待自己的將是黨紀國法的制裁,頓時感到自己的血液降到了冰點⋯⋯現在‘忠、孝、仁、義’用在我身上,都得加上一個‘不’字。尤其在榆林主政近十年時間,因為自己的錯與罪,給黨和人民的事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我誠懇地向組織謝罪,向榆林廣大干部群眾謝罪。”

       

        他還表示,他經常與一些商人來往,看到他們腰纏萬貫,豪宅豪車,心里有些失衡。這是權力的力量,點點頭、簽簽名就能拿到巨額資金。把官當大了,既會有錢,也會有好日子。“我實際上如同一個推磨的小鬼,是老板用錢誘使下為他站臺辦事的。”

       

        胡志強被查后,陜西省紀委監委制作了一部名為《蛻變的靈魂——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嚴重違紀違法案警示錄》的警示片,在全省多地機關單位等黨員干部中播放。

       

        一位觀看過該片的榆林本地官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胡志強在片中透露,2013年陜西榆林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榮澤被查后,他就“開始心煩意亂起來”。

       

        胡志強曾向王索賄200萬,助其當上榆能集團一把手。他在片中說:“(我)雖然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卻又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慌,生平第一次產生了這樣復雜的心情,因而開始了四年多靠安眠藥入睡的日子。”

       

        胡志強被帶走兩天后(2018年6月14日),陜西前首富、府谷縣煤老板高乃則被帶走調查。

       

        《蛻變的靈魂》中透露,2008年胡志強當選榆林市長后,府谷縣一名高姓富商以“賀官”為名,向其行賄50萬元。這位富商正是高乃則。

       

        前述官員還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印象深刻的一個細節,是該片中強調胡志強熱衷于政治攀附。

       

        片中透露,2010年7月時任榆林市長的胡志強,到重慶參加一個巡展活動。時任市委書記薄熙來與胡志強是山西老鄉,胡志強就借此機會,準備了名家畫作拜見薄熙來,希望在仕途上得到薄熙來的關照。

       

        另據《財經》雜志報道,胡志強還和全國政協原副主席令計劃妻子谷麗萍熟絡,中共十八大之前,谷麗萍多次赴榆林,均由胡志強妻子陪同。

       

        《蛻變的靈魂》中還披露了胡志強的用人問題。

       

        該片透露,胡志強表面上和善謙遜,待人寬厚,實際上不講原則,不分是非,毫無擔當。在干部選拔任用上搞無原則平衡,一團和氣,明哲保身,大搞一言堂,經常違背組織程序,點名推薦干部人選,甚至發明了一個詞“蘸水干部”,就是組織拎著脖子培養,在這干一段時間,很快完成工作閱歷,得到快速提拔。

       

        榆林部分國家人員也上行下效,導致當地腐敗蔓延勢頭難以遏制,全市信訪舉報量常年居高不下。

       

        胡志強還在片中透露,他家中曾兩次被盜,丟失錢財,都不敢報案。

       

        被控受賄過億,僅認300多萬

       

        2018年12月12日,陜西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胡志強被以涉嫌受賄罪移送陜西省檢察院起訴。同日,陜西省檢察院指定西安市檢察院審查起訴。同年12月25日,胡被批捕。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胡志強受賄一案。

       

        起訴書顯示,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公司和相關個人在項目審批、工程承攬、煤炭資源整合審批、企業經營、職務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胡志強被陜西省監察委采取留置措施后所寫的《懺悔書》。供圖/當地知情者

       

        胡志強本人或者通過其配偶、親屬非法收受相關公司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5381.8335萬元、美元544萬元、歐元98.6萬元、港幣100萬元、英鎊1萬元、黃金制品3380克(價值人民幣147.13萬元)、寶馬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72.3萬元)、奔馳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69.8萬元)、王西京書畫作品一幅(價值人民幣29萬元)、茅臺酒10箱(價值人民幣24萬元)、中央空調一套(價值人民幣4萬元)。

       

        上述涉案外幣數額,以目前匯率折算發現,胡被控收受財物合計價值人民幣超過1億元。

       

        起訴書顯示,向胡志強行賄上述財物的人員,除了陜西前首富高乃則等22名商人外,還有榆林市米脂縣委原副書記劉煥、佳縣原縣委書記辛耀峰等34名官員。胡志強之妻楊博芳,妻弟楊志軍、楊志堅等人,被指多次參與胡志強的受賄犯罪,受賄地點多在胡志強的辦公室或其家中。

       

        起訴書還稱,胡志強到案后,如實供述了監察機關已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實,并主動交代了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有悔罪悔過表現,部分涉案贓款贓物已追繳。

       

        但是,庭審時,該案再掀波瀾。

       

        面對上億元的指控,胡志強只承認受賄300多萬。

       

        胡志強的一位親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庭審時,胡志強認可的受賄款由三部分組成:逢年過節時,收受多人禮金合計100多萬;住在他人提供的北京房產中,大約兩年時間,折算房租大約100萬;收過100萬港幣。

       

        關于100萬港幣,胡志強稱,行賄人藏在一個棉被里送給他,胡志強沒有及時發現,后來發現后,就退了回去。但是,公訴人認為,這個過程跨度時間太長。最終,胡志強也只好認可了這部分款項。

       

        對起訴中提到的其他受賄事項,胡志強進行了否認。例如,起訴書顯示,陜西省前首富高乃則,是此案中向胡行賄最多的商人(過千萬人民幣)。高在供述中稱,他先后八次送給胡志強人民幣830萬元、美元24萬元、價值人民幣35. 65萬元的紀念金幣一套。

       

        胡志強則稱高的供述“完全是子虛烏有”。他說:“高乃則聲稱有次送錢時坐在我的車上,但是,我在榆林從來不自己開車。” 

       

        起訴書稱, 2012年10月,陜西鼎正項目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建華,通過胡的妻弟楊志軍,以銀行轉賬的形式給胡志強行賄人民幣700萬元。

       

        胡志強表示,他根本不認識李建華,妻弟楊志軍也從沒跟他提起過此人和他的公司。

       

        針對起訴書中,多次出現行賄人通過其妻和妻弟行賄的表述。胡志強回應稱,他不知道妻子和妻弟是否收受財物。“我與妻子長期分居,與妻弟來往很少。”

       

        據悉,胡志強的妻子和妻弟,已經被取保候審。

       

        《中國新聞周刊》梳理發現,起訴書中向胡志強行賄的官員中,多人已被處分或獲刑。例如,2019年4月榆林市人社局原局長張小明被雙開,檢方指控其曾16次共送給胡志強人民幣48萬、美元22萬元; 2018年2月辛耀峰在佳縣縣委書記任上落馬,檢方指控他先后26次給胡志強行賄人民幣23萬元,美元19萬元。

       

        還有涉案官員,被免職后至今未公布去向。例如,今年4月,神木市委原書記張生平被免職后,至今未見公布新職務,也未公布其相關處分。起訴書顯示,2011年到2017年期間,張生平先后10次送給胡志強人民幣50萬元、美元20萬元。

       

        此外,部分涉案官員還在任。例如,截至本文發稿時,榆林市子洲縣人民政府官網仍然顯示,該縣縣委書記方虎城,縣長葉慶隆。檢方指控稱,2010年到2017年期間,胡志強為方虎城職務晉升提供方便,方虎城先后7次送給胡志強人民幣20萬,美元6萬;2016年春節和2017年春節,葉慶隆兩次向胡志強行賄人民幣20萬元。

       

        8月21日下午6時許,經過為期兩天的庭審后,審判長宣布休庭,該案將擇日宣判。

      責任編輯:郭惠芬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