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時政

      為搞倒領導同事誣告陷害放黑料,多地嚴查惡意舉報

      佟西中  2019-10-29 11:14:43

      舉報要依法依規

        張建宇原本是大慶市消費者協會辦公室消費教育部部長,調任大慶市個體勞動者(私營企業)協會辦公室副主任后心生不滿。其選擇的發泄方式是:把單位“攪黃”把與之有矛盾的領導和同事“搞倒”,于是他開始惡意舉報,向中央、省市十幾個部門和領導發出40余封舉報信,時間長達半年。

       

        10月24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稱,日前大慶市原個體勞動者協會辦公室副主任張建宇因惡意舉報問題被處理。

       

        官方調查后認為張建宇內心灰暗、動機不純、手段卑劣,因還存在其他違法犯罪行為,目前已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這是嚴查誣告陷害不純檢舉的又一案例。近段時期以來,在各地紀委官方通報中,對誣告惡意舉報進行整治,成為一個高頻詞。

       

        整治

       

        事實上,各地整治誣告陷害惡意舉報行為已有數月。

       

        10月下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官網上出現了題為《云南:嚴查誣告陷害狠剎動機不純檢舉舉報歪風》的文章。

       

        文章透露,從今年4月起,云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構利用半年時間,對信訪舉報突出問題開展集中整治。原因是云南一些地方出現了無中生有、捏造事實、造謠中傷、誣告陷害的現象,這類歪風邪氣不僅給地方和單位正常工作造成不良影響,而且嚴重污染政治生態。

       

        梳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及各省市官網發現,除云南外,包括天津、吉林、黑龍江、遼寧、浙江、內蒙古、重慶、廣東、廣西、四川、山東、福建、湖北、江西、河南、山西、安徽等至少17個省市的紀委也對上述行為展開嚴查。

       

        整治行動的時間多集中在年初至今。比如內蒙古紀委在1月初即印發了《關于查處誣告陷害信訪舉報為干部澄清正名的實施辦法(試行)》,為嚴肅查處誣告陷害行為提供制度依據。

       

        值得注意的是,該試行《辦法》還要求紀檢監察機關與組織、公安、檢察、審判、審計、信訪等6大部門聯動,建立信息溝通聯系機制,加強工作協作配合,及時發現和處理誣告陷害信訪舉報。

       

        舉措

       

        對誣告惡意舉報整治有著背景因素和現實需求。

       

        自十八大以來,中央從嚴治黨和反腐敗的力度越來越大。但也有一些別有用心者故意捏造問題線索,借信訪舉報打擊報復、誣告陷害黨員干部,挫傷黨員干部干事創業的積極性。

       

        福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修興高曾表示,近年來,在正風反腐的高壓態勢下,群眾參與反腐敗斗爭的意識不斷增強。但現實中,這種權利卻被某些別有用心之人當作打擊別人、成全自己的“私器”。

       

        現實生活中,當一個干部被惡意舉報后,即使紀檢監察機構調查后證明舉報是誣陷的,也會引來諸多議論,甚至還可能有異樣的眼光。干部名譽受損,政治生態被污染都需要紀檢監察機構有所作為。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各地整治的措施主要有三方面,分別是制度保障、查處行動和輿論引導。

       

        制度上中央層面下達了多個文件。如中辦曾印發《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指出,保障黨員權利,及時為干部澄清正名,嚴肅查處誣告陷害行為。

       

        再如《關于進一步激勵廣大干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意見》也提到要嚴肅查處誣告陷害行為,對惡語中傷、散布謠言、誣告陷害的,要堅決進行追溯調查,依法依紀嚴肅查處。

       

        地方層面也專門就查處誣告陷害行為出臺了辦法。如《黑龍江省紀檢監察機關懲戒誣告陷害行為辦法(試行)》《關于查處誣告陷害信訪舉報為干部澄清正名的實施辦法(試行)》《保山市紀檢監察機關核查處理誣告陷害類信訪舉報實施辦法(試行)》等相關文件。

       

        目前上述諸多省市都在不同程度上采取了專項行動。以黑龍江為例,該省紀委監委通報不實舉報典型案例10批次,涉及案件38起。云南更是在全省范圍內展開對惡意舉報的整治。輿論正名則主要以通報的形式為受到錯告誣告黨員干部澄清正名。

       

        典型案例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曾披露了一些典型案例。如福州市臺江區城市管理局曾發生這樣一件事,一位名為馬正坤的局長剛上任不久即被舉報在單位大搞“一言堂”,任人唯親。舉報者署名是該單位的15名干部職工。舉報材料中還附有城管局單位內部監控視頻中截取的圖像,內容反映馬正坤違規收受他人禮品。

       

        當地紀委監委調查后發現,15名署名舉報人全部都“不認賬”不承認舉報過局長,辦案人員想要核實視頻截圖時卻發現視頻監控失蹤。

       

        后經過一番調查發現,對視頻動手腳的是城管局城管大隊的多名協管員,馬正坤也未收過他人禮品,一切事件的指使者是城管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原大隊長黃平。

       

        而黃平這樣做僅是因為,馬正坤上任后調整了人員崗位,但未采納黃平意見。當地紀委監委不僅讓黃平當面道歉消除影響,還在臺江區全區范圍內通報。

       

        如上述案例,“無中生有、捏造事實、造謠中傷、誣告陷害,污染政治生態”,的確會讓干部難以專心干事業,而且也產生了惡劣的影響。對于這樣的行為諸多省市均表態要嚴查。

       

        河南省紀委監委曾撰文表態稱,“向誣告者亮劍,讓誣告付出代價,為實干者撐腰”。天津市紀委監委還稱,對確為打擊報復、誣告陷害、造謠傳謠、惡意中傷干部等惡意舉報的,可啟動反向調查程序。

       

        除了通報中提到的一些典型案例,各省市查處的落馬官員也多有此誣告陷害行為。

       

        以云南為例,今年10月初,云南省紀委監委通報稱,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原主任和正興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在和正興的違紀問題中,就有“誣告陷害他人”的行為。

       

        再如云南紅河原政法委書記和建,他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曾自述,“我破壞了一個地區良好的政治生態環境和班子之間、同志之間正常的團結關系,造成嚴重惡劣的政治影響。”

       

        湖南省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馬長生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憲法賦予公民依法檢舉的權利,但絕不允許出現捏造或歪曲事實進行陷害誣告,“狠剎動機不純檢舉誣告歪風是非常必要的”。


      責任編輯:郭惠芬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