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時政

      柳林首富陳鴻志被判死緩,挖過鎮黨委書記祖墳,扇過縣委書記耳光

      周群峰  2019-11-07 10:15:06

      被告人陳鴻志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陳鴻志(資料圖片)

       

        曾當眾扇縣委書記耳光的山西“柳林首富”陳鴻志有了新消息。

       

        據山西高院公眾號通報稱,11月5日上午,山西省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陳鴻志等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被告單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柳林縣孟門運銷有限公司犯非法采礦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等罪一案進行公開宣判。

       

        審理查明

       

        自2005年以來,被告人陳鴻志、高海平、劉平等人,以陳鴻志經營的企業為依托,開始實施違法犯罪活動,2006年底正式形成以陳鴻志為組織、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結構穩定、層級明晰、職責分工明確,組織成員達七十余人。該組織以開辦公司、企業等方式“以商養黑”,通過尋釁滋事、故意傷害、強迫交易、非法采礦、騙取貸款和票據承兌、非法占用農用地、不報安全事故、妨害信用卡管理、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逃稅等違法犯罪活動“以黑護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具有強大的經濟實力。該組織將獲取的部分經濟利益用于違法犯罪活動和維系組織的生存、發展。該組織為確立、維護、擴大組織的勢力、影響和利益,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作案百余起,其中犯罪事實91起、違法事實27起,涉及18個罪名,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該組織通過操縱選舉把持農村基層政權;利用個別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縱容,稱霸一方;實施故意傷害6起,致1人死亡、8人輕傷,實施尋釁滋事11起,造成多名被害人輕傷、輕微傷,實施非法拘禁17起,30余人遭到拘禁,通過上述暴力犯罪在當地形成威懾力;越界盜采相鄰企業煤炭資源總量價值高達40億余元,對煤炭資源及生產秩序造成嚴重破壞;長期通過虛構合同及發票的手段騙取多家銀行貸款近600億元,嚴重破壞金融市場管理秩序。該組織在山西省柳林縣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了柳林縣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依法裁判

       

        被告人陳鴻志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窩藏罪、非法拘禁罪、尋釁滋事罪、搶奪罪、破壞生產經營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非法采礦罪、騙取貸款、票據承兌罪、不報安全事故罪、妨害作證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幫助毀滅證據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被告人高海平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張運強、王明亮、高建彬、李全宏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分別被判處六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馮彥軍、陳富香等68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二十年至一年零二個月不等有期徒刑;被告單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柳林縣孟門運銷有限公司被判處罰金共40.4億元;對黑社會性質組織及其成員聚斂的約80億元財物及其收益,依法追繳、沒收。對公訴機關指控的胡永發等4名被告人因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裁定終止審理。

       

        部分被告人家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代表旁聽了公開宣判。

       

        2018年8月,中國新聞周刊曾發文揭秘陳鴻志的黑色帝國。如下:

       

        “柳林首富”陳鴻志的黑色帝國

       

        本刊記者/周群峰

       

        本文首發于總第866期《中國新聞周刊》

       

        2018年夏末,“柳林首富”陳鴻志再次成為焦點,這次是因為被抓捕。

       

        7月21日晚上,山西省公安廳聯合長治市公安局同時出警,動用數百警力,包圍凌志集團旗下的呂梁市柳林縣煤炭大酒店。與此同時,在陳的老家柳林縣孟門鎮,警方也展開了抓捕行動。

       

        當晚,柳林縣委、縣人大連夜召開緊急會議,罷免了陳鴻志的縣人大代表資格。

       

        一位接近柳林警方的知情者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陳鴻志是在北京歸案的。柳林行動開展時,山西省公安廳和長治警方聯手在北京將其抓捕歸案。”

       

        7月24日,山西省長治警方在公號“平安長治”發表通報稱,該市公安機關正在偵辦一起有組織犯罪案件,已將犯罪嫌疑人陳鴻志依法刑事拘留。陳鴻志的拘留證顯示,其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提起陳鴻志,人們往往想起邢利斌。邢利斌與陳鴻志同為柳林縣知名煤老板,前者曾因“7000萬嫁女”在國內名噪一時。邢被調查后,公司也瀕于破產,陳鴻志成為了柳林首富。與個性相對溫和的邢利斌相比,陳性格暴烈得多,好勇斗狠。

       

        暴富、暴躁的煤老板

       

        孟門鎮位于柳林縣西北23公里處的黃河之濱,是戰國時期著名政治家藺相如的故鄉。1975年11月4日,陳鴻志出生在該鎮李家塔村。

       

        陳鴻志出身寒門,父親是一名鐵匠。他從小不愛讀書,學習成績差,后來去當了武警,1998年退伍。

       

        退伍一年后,24歲的陳鴻志創建了“星火石料廠”。這個廠后來進一步擴建,改名為星火建材有限公司。

       

        開石料廠讓陳鴻志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03年是他在商界崛起的標志性年份,時年28歲的陳鴻志借力煤炭經濟的快速增長,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意,注冊柳林燎原商貿公司,開始涉足煤炭業。僅這一年,他就承包了興家溝煤礦、成家莊煤礦、田家坡煤礦等5座煤礦。

       

        2005年,他正式組建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公司。2007年,他又先后承包鄧家洼煤礦、柳家莊煤礦,并購買了麻塔則煤礦。

       

        2009年山西省煤炭企業兼并重組后,凌志集團共擁有4座主體煤礦,4座洗煤廠,綜合購物商廈1座(燎原商廈),五星級酒店1座(煤炭大酒店),全日制省級示范初中1所(成家莊示范初中),大型印刷廠1個,以及占地1152畝的綠色生態農業園區1個。

       

        2013年,柳林縣凌志農業科技開發公司成立。基地位于柳林縣成家莊鎮張家莊村,面積1280畝,總投資1.7億元。

       

        柳林縣盛產優質主焦煤,造就了不少暴富的煤老板,聯盛集團老板邢利斌、凌志集團老板陳鴻志是他們當中最典型的代表。當地人談到柳林的煤焦資產布局時如此評論:柳林南邊的半壁江山是邢利斌的地盤,北邊則大多數屬于陳鴻志的勢力范圍。

       

        一位與陳鴻志有過交往的企業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陳鴻志雖然沒讀過多少書,但是很懂經營管理。

       

        但是,這位煤老板修養差、性格暴躁也是出了名的。他對企業實行“軍事化管理”,要求員工24小時隨叫隨到。在公司,他看誰不順眼就破口大罵,身邊的人概莫能免,包括給他打工的叔叔。前述企業家還說,陳鴻志還有家庭暴力傾向,“曾經把老婆打得住進北京301醫院”。

       

        在公司里,陳鴻志將一塊地方劃為“雙規基地”,員工如果違規違法,要先在這個“雙規基地”接受處理。

       

        “上買下鬧”

       

        30多歲的時候,陳鴻志便從一個鐵匠家的窮小子,成為柳林首富,實現了人生的逆襲。山西當地一位知情者用“上買下鬧”來概括其財富積累的過程。這位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上買”即行賄上層官員,打通官路,控制官員;“下鬧”則是通過收買等手段讓村民上訪、破壞基層選舉,并以暴力侵占手段獲得煤礦等。

       

        柳林當地廣泛流傳的一個故事是,陳鴻志用金錢操控了柳林縣委書記王寧(2009至2011年任縣委書記)。有一次,因為沒有辦好陳囑咐的一件事情,王竟被陳當眾扇了一個耳光。這位被企業老板扇耳光的縣委書記在2014年也落馬了。

       

        “北京時間”援引柳林當地一位退休干部的話稱,王寧升任縣委書記,是陳鴻志花錢運作的結果。2009年,王寧從交口縣調到柳林當縣長以后,陳鴻志打探到王寧也曾當過兵,就以戰友的名義接近王寧,用金錢和美女賄賂。逐步取得王寧信任后,陳鴻志又資助2000萬元,助推王寧被提拔為柳林縣委書記。

       

        其后,通過與縣委書記的特殊關系,陳鴻志將自己的同學、親戚、朋友安排在了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政府主要職能部門,為他非法占地、越界開采、私挖亂采、涉黑犯罪提供保護。

       

        近年來,關于陳鴻志惡行的爆料和舉報頻頻出現。其中,有一篇名為《陳鴻志涉黑團伙41條犯罪線索》的文章在網上廣為流傳。發帖人稱,陳鴻志以賄選、暴力威脅等手段,控制了以孟門鎮為主的柳林縣西北片多個鄉鎮的農村選舉,使其煤礦所涉村莊的主要村干部,大多成為陳鴻志的代言人和利益共同體。

       

        文章還稱,陳鴻志集團在強買強賣煤礦時,斷路、決水、放火等暴力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一些受訪的企業家對凌志集團的行為表達了不滿。山西東輝集團的鄧家莊煤業礦井與凌志集團的柳家莊煤礦相鄰。一份舉報材料稱,今年5月29日,鄧家莊煤礦5201切眼掘進工作面瓦斯傳感器報警,經查發現,是柳家莊煤礦越界盜采巷道所致。鄧家莊礦業指稱,這種盜采行為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隱患,危及礦工生命;據測算,盜采的煤炭達1300萬噸,盜采面積2平方公里以上。

       

        鄧家莊煤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倪成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該公司已經將舉報材料遞交給政府有關部門,目前,山西省國土廳、呂梁市和柳林縣的國土局正在對材料進行核查。“我們手上有很多證據。”倪成武說。

       

        鎮村干部如果不配合陳鴻志,就會遭到恐嚇。

       

        王永明在2006至2011年期間曾任柳林縣賈家垣鄉王家嶺村主任。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07至2009年期間,山西全省開展煤炭資源整合,柳林縣50多座村集體所有制煤礦面臨整合,整合后的煤礦改制為私營。在這個過程中,“不少煤老板通過買通政府官員,無償拿走了煤礦的產權”。為此,他曾多次向山西省政府信訪辦和省紀檢委實名舉報賈家垣鄉黨委書記王震宇。

       

        王永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賈家垣鄉政府保管各村公章。“2007年3月,鄉政府讓我放棄我們村煤礦的所有權,盡管我沒有簽字,但鄉干部還是蓋章把我們村的兩座煤礦轉讓給了陳鴻志和另一個煤老板。”

       

        王永明說,期間他兩次接到過自稱“黑道”的東北口音人的電話威脅,還收到過一個自稱是陳鴻志手下人的恐嚇短信。

       

        還有傳聞稱,由于不配合陳鴻志,成家莊鎮黨委書記陳秋平被挖了祖墳——2017年清明節,陳秋平回家上墳時,陳鴻志安排一幫打手,搗毀了陳秋平家的祖墳,并將墓碑砸爛。

       

        陳秋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對于陳鴻志的行為,由于目前正處于警方偵辦階段,他不方便透露細節。他只是在短信中寫道,“人在做,天在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柳林縣一位企業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陳鴻志對雇傭的打手們“不薄”,很多人愿意為其賣命,甚至不惜遭受牢獄之災。他舉例說,陳鴻志有個打手幾年前出事后,陳鴻志給其妻兒一個月發5000元生活費,還給他在柳林縣城買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

       

        牽連命案

       

        一位曾經經營過煤礦的當地企業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10年前,陳鴻志在強買麻塔則煤礦的過程中,曾發生過一起命案。

       

        山西柳林縣麻塔則煤礦橫跨晉陜兩省,一塊煤田兩省開采,原由薛武漢等五個股東經營。陳鴻志看中該礦后,多次提出購買該礦,均遭該礦股東拒絕。

       

        2007年10月,陳鴻志假借修路之名,將通往該礦的道路挖斷,致使該礦場原煤無法外運,被迫停產。最終,薛武漢等人不得不將煤礦賣給陳鴻志。

       

        得到該礦后,陳鴻志提出連并該礦庫存的數萬噸原煤一起買下,但薛武漢等人不接受陳的報價,并決定將煤賣給柳林縣金源公司老板王亮珠。2007年12月30日下午,薛武漢同王亮珠及其司機高三平等人一道去麻塔則煤礦驗煤,高三平在返程中遭到陳鴻志團伙數十人圍堵毆打。由于對方出手過重,高三平當場死亡,并被扔下30多米深的深溝。

       

        多位受訪者稱,出事后,陳鴻志曾公開表示,自己有四個主體煤礦,愿意拿出一個礦的資金來擺平此事。

       

        高三平事件后,陳鴻志將所有涉案分子分三批安排至北京某賓館避風頭。由于死者家屬不斷追究,2008年,該案被公安部立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并掛牌偵辦。山西省公安廳也成立專案組。

       

        一位太原的企業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高三平命案后,陳鴻志曾有一段時間藏在太原市。期間,他曾請托邢利斌找到時任呂梁市委書記聶春玉疏通關系(聶于2014年8月在山西省委常委、秘書長任上落馬,后因受賄罪獲刑十五年)。

       

        隱匿了大約兩年后,陳鴻志最終平安無事。如今十年過去,陳鴻志從該案脫身的原因和經過,至今仍是個謎。

       

        今年4月凌志集團的一起員工失蹤事件,成為陳鴻志和其黑社會集團倒臺的導火索。

       

        4月20日,徐州市沛縣東源港煤堆里發現一具男尸。沛縣警方通過其隨身的工作證和身份證確認了其身份——凌志集團大井溝洗煤廠員工景繼科。

       

        景繼科家屬認為,景是在4月18日上班期間受傷后被丟入拉煤車中,致其被煤掩蓋窒息死亡。

       

        5月8日,沛縣警方出具的《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景繼科的死亡原因為巨大的鈍性外力作用致全身多處損傷創傷性休克死亡。

       

        5月15日,景繼科家屬組織人員在柳林街上打橫幅,在大井溝洗煤廠擺花圈祭奠。5月17日,凌志集團發布聲明稱,網絡上廣泛傳播的景繼科死亡的信息,有很多不實之處。

       

        聲明說,4月18日21時許,凌志公司發現景繼科失蹤后,迅速組織人員尋找,于19日報案,并第一時間與景繼科的家屬取得聯系,一道赴江蘇沛縣進行尸體辨認和法醫鑒定。

       

        聲明還稱,死者家屬向凌志索要800萬元賠償款,雙方未能達成協議。

       

        在景繼科離奇死亡、死者家屬與凌志集團尚未達成解決協議之際,網上出現眾多揭露陳鴻志集團涉黑的文章。此時,中央掃黑除惡的行動正在如火如荼進行。

       

        6月24日,中央組建10個掃黑除惡督導組,從7月起趕赴各地“督戰”。其中第一輪督查的10個省市就包括山西。

       

        7月21日,山西警方開展了針對陳鴻志黑社會集團的抓捕行動。

       

        7月22日,中紀委國家監察委發布通報,中央第十五巡視組當天向山西省委反饋的巡視情況中,其中一項是山西掃黑除惡不夠有力。

       

        7月24日,“平安長治”發表通報稱,犯罪嫌疑人陳鴻志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從公布的案情看,凌志集團多名高管、相關公職人員、陳鴻志親屬、村干部等陸續被捕。

       

        7月26日,長治警方披露了三名在逃嫌疑人,分別是柳林縣法院干部張澤平,柳林縣郵電局職工陳富香,凌志集團職工康志興。

       

        柳林縣法院官網顯示,張澤平系該院成家莊法庭庭長。前述接近柳林市警方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陳富香是陳鴻志的姐姐,張澤平是其姐夫。

       

        值得注意的是,凌志集團工商注冊信息顯示,張澤平及陳富香兩人名均出現在集團高管名單中,分任副董事長、副總經理。

       

        8月7日,長治市公安局發布公告稱,凌志集團副總李建忠、柳林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教導員陳杰、凌志集團安保處處長白陽平、孟門鎮原車則坂村黨支部書記王興、孟門鎮郝家塔村村民郝玉平等十余名涉黑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慈善”的面孔

       

        諷刺的是,從相關報道看,陳鴻志做過很多公益活動。甚至在很多當地人看來,陳鴻志是“富貴不忘本”的正面典型。

       

        汶川大地震后,凌志煤焦有限公司向災區捐款100萬元現金和物資。

       

        有文章這樣報道他對李家塔村的貢獻:原本窮得“叮當響”的李家塔村村民,如今卻成了柳林縣里最被人艷羨的一群人——他們不僅家家搬出了土窯洞,還住上了戶均227平方米的聯排小別墅。凌志集團出資,建了218套住房,工程總投資8000余萬元。不少村民還脫掉了“農皮”換“工裝”,搖身一變,成了凌志集團旗下公司的員工。

       

        另一篇文章則說,凌志集團耗資數十億元,將公益事業做到眾多領域:修建公路隧道,修筑黃河大橋,治理荒山荒坡,建設移民新村,資助基礎教育,捐助貧困學子。

       

        2011年1月25日,陳鴻志的母校成家莊中學由凌志集團接管,成為該集團主體投資和全方位管理下的公辦民助學校。該校的綜合排名,從之前的全市30多名,迅速升至第一名;學生人數從接管之初的297名,猛增至如今的1043人。

       

        2017年7月15日,凌志集團投資興建的柳林黃河大橋完成主橋上部結構建造,總投資1.77億元。凌志集團近年來還廣修公路,現在孟門鎮、成家莊鎮、王家溝鄉等已建和在建公路總里程達122.55千米,投資總額達15.36億元。

       

        基于上述行為,陳鴻志曾被授予“山西省社會扶貧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

       

        一位接近柳林官場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柳林,陳鴻志的商業攤子不一定是最大的,但是名氣最大,因為他每年都爭當納稅大戶,搶著做公益事業,以此給當地官員帶來政績和GDP,他也能更好地接近官員。

       

        但這位知情者稱,由于陳鴻志名聲不好,近幾年,一些新來呂梁或柳林的干部,有意識地跟他保持距離,免得惹火燒身。這位知情者舉例說,幾年前,呂梁市委一位主要領導在當地赴任后,堅決不見他,即便是一些正常活動,只要有陳鴻志參加,也盡量避免見面。“不想與他交往,又不敢動他,只能躲他。”

       

        8月中旬,《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柳林縣城走訪時,看到馬路上掛了多條寫有“鏟除黑惡勢力霸痞”“掃黑除惡,滅霸鏟痞”等宣傳標語。銀行、學校、超市、酒店等門前的LED顯示屏上,也不停滾動著類似標語。

       

        一家酒店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些標語是陳鴻志落網后不久,當地工商部門要求打出來的。

       

        如火如荼的掃黑運動中,當地人的心情也是喜憂參半。

       

        曾為柳林首富的聯盛集團老板邢利斌,2013年年底出現債務危機,加上其政商朋友圈的崩潰,最終整個商業王國崩塌。2014年3月,他在太原武宿機場被警方帶走調查,時至今日案件仍無定論,其旗下龐大的聯盛系資產也已旁落他人。

       

        陳鴻志案爆發后,柳林當地不少人擔心類似聯盛事件再次上演,導致煤炭產業擱淺,就業萎縮。

       

        8月11日,世界晉商網在其官方公號發文稱,凌志集團煤質以高硫主焦為主,占據柳林高硫煤半壁江山。陳鴻志案發前,日均產量1萬~2萬噸,目前日產量已經掉到5000~6000噸。

       

        多位受訪者表示,陳鴻志落網后,他老家孟門鎮的鄉村開發工程據說很多都擱淺了,很多企業員工也不得不離職。事發前由凌志集團承辦的采煤沉陷區移民搬遷項目,也已陷入停滯。

      責任編輯:郭銀雙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