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社會

      爸媽一起休假帶娃,寧夏首創共同育兒假正式入法

      羅曉蘭 王毅璇  2019-10-14 11:13:30

      “這需要觀念的引領,一步步來引導”

        帶娃不再是“老母親”一個人的事情了,奶爸也將有更多假期陪伴孩子成長。

       

        “鼓勵用人單位對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在子女零至三周歲期間,每年給予夫妻雙方各十天共同育兒假。”近日,寧夏將“共同育兒假”寫入《寧夏回族自治區婦女權益保障條例》,消息一出旋即引發熱議。

       

        由于該政策在全國尚屬首創,無先例可循,盡管支持者眾多,還是有人擔憂,“10天有用嗎?我連國慶都在加班,單位不讓休咋辦?”對政策的落實心存顧慮。

       

        鼓勵生育

       

        “政策肯定是好的,但暫時還沒聽到風聲。”

       

        寧夏銀川人阿明已結婚一年,但這幾年沒打算要孩子,“一個月還完房貸工資就剩兩千塊”。雖然寧夏的政策福利向來比其他省份的好,比如女職工的配偶在妻子產假期間依法享有25天護理假。但考慮到現實因素,他身邊的朋友都在婚后兩三年才敢生孩子。

       

        他向中國新聞周刊猜測,寧夏此舉是為了促進人口增長和刺激消費。

       

        “二胎政策下,女性就業壓力大,設立共同育兒假的確有鼓勵生育的目的。”寧夏婦聯權益部部長周文盈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實施這個條例也意圖倡導先進的家庭教育理念,讓夫妻雙方共同擔負起育兒的家庭責任,不錯過孩子的成長黃金期。

       

        除了在子女零至三周歲期間,夫妻雙方每年可休各十天共同育兒假,《寧夏回族自治區婦女權益保障條例》還鼓勵用人單位建立女職工衛生室、孕婦休息室、哺乳室等設施,在工作場所為職工提供零至三周歲嬰幼兒照護服務。

       

        圖/寧夏婦女網截圖

       

        這迎合了奶爸奶媽們的現實需求。

       

        據原國家衛計委調查,“沒人帶孩子”是育齡婦女不愿再生育的重要原因。數據顯示,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數量在5000萬左右,入托率僅4%。事實上,我國80%的嬰幼兒都由祖輩參與看護,對于父輩不能幫忙的家庭,“育兒”遠比“生兒”難。

       

        托幼服務資源短缺,如果父輩不能“全職看娃”,帶娃的重擔便更多地壓在了女性肩頭。“生育對婦女的勞動參與、職業發展和家庭生活難免會產生負面影響,使很多婦女和家庭陷于‘生’與‘不生’的糾結境地。”2016年3月,時任全國婦聯副主席孟曉駟曾在全國兩會上直言。

       

        孟曉駟當時在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上呼吁:“大力發展0-3歲孩子托幼設施,推行男女共享的帶薪育兒假,完善‘兩孩’政策配套措施,保障婦女生育與就業同時兼顧。”

       

        今年國務院出臺了“育兒假”鼓勵政策。4月17日印發的《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家庭對嬰幼兒照護負主體責任”“鼓勵地方政府探索試行與嬰幼兒照護服務配套銜接的育兒假、產休假”。

       

        支持者眾

       

        “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同樣重要,共同育兒假很有必要。”西安奶爸劉濱向中國新聞周刊稱,母親可以更細心地照顧孩子,父親則能從心理上給予孩子更多安全感。“而且這也有助于緩解新生媽媽的焦慮。”

       

        “當然希望休,帶孩子很累。”北京的劉女士回憶起孩子哺乳期的情況,仍心有余悸,“孩子剛出生時我每天都睡不好,狀態十分差,沒人照顧真的不行。”

       

        劉女士是某國企人事部員工,她表示歡迎此規定在北京落地。在她看來,放假時獲得了足夠的放松休息能為工作提供動力,且家庭穩定和諧也更有利于工作。“只要人手夠用,工作能調得開,休這個假是可以的。”

       

        “太好了,可以多陪陪孩子。”“支持,因為孩子的童年真的需要父母引導。”“怒贊,建議全國推廣!”關注到此事的網友也紛紛表示贊同。

       

        寧夏并非首個倡導父親育兒的省份。

       

        2011年,深圳最早提出了“父親育嬰假”的設想,這一設想后被寫入《深圳經濟特區性別平等促進條例(修改建議稿)》,規定男性可以在子女3周歲內每年享有5天育嬰假。該條例第二次提交審議時調整為設立雙親育嬰假制度,并將假期增加為10天,但這一規定最終在2012年6月召開的深圳市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被刪除。

       

        為倡導男性與女性一同承擔育兒等家務勞動,讓新爸爸們主動分擔家庭責任,促進孩子成長與家庭和諧,2018年6月實施的《江蘇省婦女權益保障條例》也提出:“在女方產假期間,鼓勵男方所在用人單位安排男方享受不少于五天的共同育兒假。”

       

        如何落實?

       

        但也有不少網友表示,周末雙休都沒辦法得到保障,這一鼓勵性質的“夫妻共同育兒假”落實起來有一定難度。

       

        網友的擔憂不無道理。

       

        “在當時的情況下增加獎勵假期會增加企業負擔;放假時間較長也可能會導致企業更加不愿雇用女性員工,妨礙女性員工的就業;類似的假期規定,從立法技術上講應當在制定人口和計劃生育相關法規時作出規定為妥。”據《廣州日報》報道,針對深圳“雙親育嬰假制度”最終被刪除,時任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滌曾作出解釋。

       

        而提前試水的江蘇也遭遇了阻礙。

       

        《江蘇省婦女權益保障條例》同是“倡導性條款”。“放不放、放幾天,最終還要看用人單位。”江蘇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行政法處工作人員曾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說。

       

        江蘇家長張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并未休過“共同育兒假”,周圍有沒有人休過“不清楚”。

       

        而法定假期也可能落實不了。時任國家衛計委計劃生育基層指導司司長楊文莊曾公開表示,一些地方存在女性產假、哺乳假等權益落實不到位的問題。

       

        雖然北京規定產婦的配偶有15天護理假,但劉女士的丈夫工作忙,當時只休了3天。劉濱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甚至不知道有“護理假”這回事。

       

        “共同育兒假”的爭議就在于其只是倡導性條款。媒體人任然公開表示,若不能形成合理的分擔機制,只限于“政策請客,用人單位埋單”,“共同育兒假”很可能會成為一紙空文。

       

        這在周文盈的預料之中。

       

        周文盈介紹稱,《寧夏回族自治區婦女權益保障條例》是在2007年《寧夏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辦法》的基礎上重新修訂的。起初,他們想將“共同育兒假”設立成強制性的規定,但遇到了一些反對聲音,經過多方論證,最終確定出臺“鼓勵”性質的條文。修訂過程中,有企事業單位代表和人大委員直言:“10天能解決什么問題?怎么確保落實?”

       

        劉女士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10天可能哪兒也去不了,“如果時間長點就更好了,最好孩子出生后丈夫能休42天到產后檢查。”張鑫則認為,“共同育兒假”的初衷是好的,但私企不一定執行到位。

       

        “的確有可能落實困難,這需要觀念的引領,一步步來引導。”周文盈表示,休假時長為10天是綜合考慮多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后確立的。而相比起此前的《辦法》,《條例》已經更上一層樓,且在學習江蘇的基礎上首創了“共同育兒假”,這已經是一種進步。

       

        “以大家對人口問題的重視來看,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的保障性措施。”奶爸劉濱平時會陪孩子做游戲、識圖認字、參加親子活動,在他看來,“共同育兒假”時間相對完整,落實雖有難度,但他抱有希望。

       

        “在實施過程中,我們會針對一些問題再想出一些落實辦法,盡力去推。”周文盈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本文奶爸奶媽名字為化名。)

      責任編輯:郭惠芬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