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社會

      打賞才能取件?豐巢快遞柜“誘導”收費遭質疑,律師:收費違法

      王毅璇、羅曉蘭  2019-10-14 13:27:15

      提供快遞柜的企業與消費者之間沒有任何協議, 直接向消費者收取費用有違法律規定

        快遞暫存快遞柜要例行打賞才能取件?

       

        成都的周女士在豐巢快遞柜取件時看到電子屏顯示:“已為您守護包裹7小時。”屏幕上還有一個“1元保管費”“贊賞”二維碼。為了拿到快遞,周女士按提示付了1元才開柜取件。

       

        但事后她上網搜索發現,二維碼下方其實有一個灰色半透明的“跳過贊賞”按鈕。她認為,是豐巢的“心機”設計誤導了自己。

       

        圖/豐巢快遞柜取件頁面

       

        媒體報道后,許多人表示自己也曾中招。但網友對此看法不一。新浪財經10月11日就“消費者抱怨#豐巢快遞柜誘導收費#你怎么看?”發起投票,截至目前已有2.1萬人參與,近半數人認為豐巢此舉是誘導消費,但有23%的人持相反意見。

       

        變相收費? 

       

        “我第一次差點掃碼。”自稱是豐巢快遞柜“忠實用戶”的徐女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若非旁邊的快遞小哥提醒,她也沒注意到“跳過贊賞”按鈕。

       

        “確實不是很明顯,需要仔細看。”每天都會從豐巢取件的聶女士猜測,著急取件的人不注意可能會掃碼打賞。

       

        杭州的李女士就上過這樣的當。在她印象中,屏幕中“要打賞的二維碼特別大”。因為隔夜才取快遞,她覺得掏1元錢情有可原。后來仔細一看,才知道原來可以跳過這一操作。

       

        但她的父親大概打賞過5次,直到和她聊到此話題時才得知“真相”。“老年人沒有注意到那行字”,李女士稱自己遇到過一些老人,因為不會用微信支付,只能向路人求助。

       

        李女士有多年網購經驗。她表示其快遞多存放在某些代收驛站,一次性可以掃碼提取多個快件,方便且免費,但對每天的取件時間有規定。快遞柜取件時間自由,可對存放時長有要求。她第一次使用某快遞柜時就得知超時要收費,“寫得明明白白”。

       

        她認為,使用快遞柜超過一定時間付費是應該的,因為占用了公共資源。“但豐巢這個操作,討厭的點在于它的誘導,不光明正大。就像你網購付款后,彈給你一個領取優惠券的按鈕,你點進去卻發現是一個野雞產品的廣告頁!”

       

        許多網友也表示,損失1元錢事小,只是無法接受豐巢“投機取巧”的行為。黑貓投訴顯示,9月份以來有多名消費者投訴豐巢誘導消費。

       

        據了解,豐巢取件贊賞業務始于2018年2月,此前“跳過贊賞”按鈕一直是較為醒目的橙底白字。

       

        正常操作?

       

        對于設計變化,豐巢客服回應稱是“為了讓整體畫面更協調”,而“取件贊賞并非強制”,“用戶可隨時到柜免費領取”。

       

        圖/黑貓投訴截圖

       

        “不收你們的錢,收我們的錢。”10月12日,北京一名正在往豐巢快遞柜投遞快件的快遞員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每投遞一個快遞,他需要支付0.3~0.5元。但客戶無需支付額外的費用,無論存放時長。

       

        圖/一名快遞員正在往豐巢快遞柜投遞快遞。羅曉蘭攝

       

        一旁的另一位快遞員正在幫收件人取件。據稱,該名收件人因未收到取件通知,快遞已存放在豐巢快遞柜里近半個月。快遞員一番操作后,該名收件人迅速取件,并未支付額外費用。

       

        多名豐巢快遞柜用戶也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自己在使用過程中從未出現無法“跳過贊賞”的情況。

       

        但這并不能證明豐巢未變相收費。北京京悅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宏臣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嚴格來說,豐巢存在“誤導消費”而非“誘導消費”的過錯。

       

        “誘導消費指銷售商利用消費者的某種消費心理促使其消費的行為,其基于消費者的自愿和對消費行為的正確認識。而誤導消費是銷售商故意誤導消費者,促使其在非自愿情況下進行消費的行為。”孫宏臣解釋,豐巢利用頁面設計誤導消費者在非自愿情況下付費損害了消費者利益,是違法行為,不受法律保護。

       

        孫宏臣稱,消費者可通過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或消協舉報,向郵政管理局、快遞業協會等行業管理部門投訴,提起司法訴訟等方式維權。

       

        黑貓投訴顯示,豐巢已向數位投訴客戶退款。

       

        付費之爭

       

        消費者使用快遞柜到底該不該付費?

       

        北京的朱先生認為快遞柜超時收費很合理。“不然大家都不按時拿,快遞柜就裝不下了。”他表示快遞柜為大家提供了方便,若一直被個別快遞占用就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但聶女士覺得,大部分人都會盡快拿快遞,現在的情況是快遞員圖省事,消費者來買單。她認為自己已經付了足額的快遞費,也沒有要求寄放快遞柜,而且快遞柜還有廣告等其它收益,再收費不合理。

       

        近年來,作為快遞業“最后一公里”解決方案的智能快遞柜一路狂飆突進。公開資料顯示,豐巢在全國100多個城市均有布局,日均處理包裹量超1200萬。另一家快遞柜供應商速遞易則服務全國251個城市,包裹累計投遞量近30億。前瞻產業研究院預測,2020年中國智能快遞柜投放量將達到80萬組。

       

        智能快遞柜行業呈現一片欣欣向榮之勢,但盛名之下,卻隱藏著投入高、盈利模式單一難以變現的危機。前瞻研究院調查顯示,一臺智能快遞柜投放前的成本在7萬元左右,而智能快遞柜企業的主要盈利方式仍為收寄件、廣告費和社區O2O模式。

       

        公開資料表明,豐巢科技2017年底凈利潤為-3.85億元,2018年上半年凈利潤為-2.49億元。速遞易也曾面臨-13.04億元的巨額虧損,2017年重組引入了中郵資本、驛寶網絡、亞東北辰三大重量級戰略投資者后才扭虧為盈。

       

        “小區里的其它快遞柜通常會按一天1元加收費用。”聶女士說,“豐巢的好處是它超過24小時也可以選擇跳過贊賞。”

       

        “可能剛開始不收,(打開市場)以后就收費了。”一名快遞員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杭州的李女士猜測,若豐巢快遞柜真的收費,將競爭不過某些代收服務點。

       

        對此,孫宏臣表示,快遞柜超時收費沒有法律和合同依據,屬于非法獲利。“合同法的基本原則是合同的訂立必須符合自愿原則和協商一致的原則,提供快遞柜的企業未與消費者協商一致,也不是在消費者自愿的情況下,其收取任何形式的費用,均是非法的。”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