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社會

      在打游戲上,老師和大學生隔了六十個代溝

      達伯·霍爾斯  2019-10-29 11:18:57

      學習和游戲是一樣的 回報卻比游戲高得多

        圖/肖振鐸

        游戲與代溝

        文/達伯·霍爾斯

        發于2019.10.23總第921期《中國新聞周刊》

       

        作為青年教師,我在高校教書三年,每過一年都不得不面對更加年輕的面孔和更加老成的自己,自己的心態發生了一種變化,從感覺自己還是個孩子,變成了看一切人都是孩子,特別是對“代溝”的理解越來越深刻。

       

        有人說,人和人之間生日每隔三個月就會有代溝。算起來,我和今年的大一新生有將近六十個代溝。剛剛成年的學生們特別可愛、單純。可是每年在我們給學生留作業拍攝微電影(主題一般要求反映大學生的生活)時,我就會更強烈感受到這種代溝。

       

        在這些作業中,常常會有學生大膽地表現自己正在打游戲,而且往往用力過猛。他們拍攝的故事情節大體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學習不認真,愛打游戲,但是通過轉換思維,不懈努力,終于在電競比賽上拿獎,為國爭光。二是為了打游戲曠課,考試成績一落千丈,最后痛定思痛,再也不打游戲。

       

        有一次,學生的作業讓我開了眼界:八分鐘的視頻作業,一個小組的作業中竟然直接插入了大約三分鐘的游戲畫面。雖然晃動的畫面富于動感,打斗的聲音使人身臨其境,但是這畢竟是篇作業,不是一部游戲廣告。作業在課堂展示時,老師感覺自己無比尷尬,其他同學則爆笑不止。

       

        應該對拍攝游戲場景的學生大加叱責嗎?回頭想想,我覺得并不應該。因為這樣真實的自我呈現,至少說明學生具有誠實的品質,只是他們不太懂得表達的界限在哪里。“存在即合理”,其背后肯定存在著深層次的原因。

       

        換位思考,大學生愛打游戲大約有這么幾點原因:一是,在經歷了按部就班的中學生活后,進入大學的新生會希望獲得無須計算時間成本的自由感。二是,孩子們年紀輕,精力充沛,要追求一種與年齡段,以及與現代社會生活步調吻合的節奏感。三是,追求自我,但尚不能在現實中得到充分感受的成就感。

       

        在打游戲的過程中,很多學生并不能擁有完全的自覺,所以打游戲就由為自己而進行的休閑活動,變成了消耗自己,導致在正常的學習場合、社交活動中盡顯疲態。

       

        麥克盧漢曾經指出,隨著媒介的發展,人類感官的延伸同時意味著“截肢”。比如人在使用輪子騎行之時,腳就無法發揮它往常所慣于使用的自然行走的功能。對媒介倒影的迷戀,反而會導致人本身陷入一種麻木的狀態。

       

        游戲的世界是鮑德里亞講的“擬象”,是居伊·德波說的“景觀”,它并不是真實的。而教師扮演的角色,應該是使學生懂得這些道理,進而獲得一種游戲的自覺,而不再充當游戲的“伺服系統”。

       

        其實,我很想告訴他們,學習和游戲也是一樣的。學習也可以提供給我們同樣的自由感和成就感。只是學習的周期長,回報卻比游戲高得多,這種收獲才是最真實的,只希望他們能夠在大學生活中慢慢體會。

      責任編輯:郭惠芬

      欧美a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