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wavb"></code>
      <object id="cwavb"></object>
    1. <label id="cwavb"><option id="cwavb"><progress id="cwavb"></progress></option></label>

    2. <code id="cwavb"><nobr id="cwavb"></nobr></code>
      社會

      14歲初中生體測猝死:23個班級參加,學校無預案,校醫無資質

      莊夢蕾  2019-11-04 10:50:45

      保護學生安全比合格率更重要

        沈陽一名初三男生于小赫(化名),在10月16日學校組織的體能測試一千米跑途中倒地,送醫后宣布不治。

       

        小赫父親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等待救護車趕到的23分鐘內,學校沒有提供任何急救,趕來的“校醫”甚至未攜帶任何醫療設備。

       

        盡管概率很小,但從中學到高校,在體測中猝死等意外事件各地均有發生。就在10月27日,徐州醫科大學麻醉學專業本科生小杭同樣在體測千米跑中出現意外,不幸殞命。

       

        導致小赫猝死的這次體測參與人數眾多,全年級23個班級同時參與,成績用于中考。家屬質疑,學校為何沒有基本的急救預案。

       

        作為急救設備和專業知識都遠高于普通綜合院校的徐州醫科大學,家屬卻稱醫院誤將小杭的意外作為癲癇發作來搶救,而小杭并沒有癲癇病史。

       

        監控視頻顯示,到場大人未對小赫實施急救


        “校醫說自己不懂急救”

       

        “你們快幫忙啊,不要讓他咬著舌頭,別拍了!”視頻中,濟南一個護士路遇昏迷病人,不顧形象地趴地實施急救,為病人贏得了寶貴的生機——這段網絡流傳的短視頻,于明(化名)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他黯然問道:“為什么我兒子沒有遇到這種天使?”

       

        于明14歲的兒子于小赫已經走了半個月了。10月16日,在學校的體育測評千米跑途中,突然倒地,23分鐘后送醫,宣布不治。通過監控視頻,于明認定,兒子死亡的根本原因在于沒有得到及時的救護。

       

        于小赫所在的初中——沈陽虹橋初級中學,是本地一所老牌名校。根據教育部門規定,拿到初中畢業證需要合格的體測成績。小赫當天和全年級男生一起參加了初中最后一場體育考試。

       

        測試有三個項目,分別是立定跳遠、鉛球和千米跑。一千米測試被放在最后。監控視頻顯示,剛跑了80米左右,隊伍還是整齊的,小赫突然倒下,俯臥在操場跑道上。排在他后面的同學趔趄了一下,跨過他繼續跑。

       

        體育老師馬上發現了異樣,叫來了校醫。很快,幾個成年人圍在了看上去已經失去意識的小赫身邊。但從監控視頻看來,包括校醫在內的所有人,并沒有對小赫采取任何急救措施。

       

        “孩子一直頭朝下撅在那,正常人撅著也不舒服,等到23分鐘后救護車來了才讓孩子仰臥。”于明疲憊的聲音里已經聽不出憤怒,“體育老師說他腰不好,翻不動我兒子;校醫說自己不會急救。”后來他了解到,趕來的校醫沒有攜帶任何急救設備。更讓他震驚的是,校方承認,“校醫”并非醫生。

       

        中國新聞周刊從于明的律師與校方談話錄音中確認,視頻中那位匆匆趕來的“校醫”,在校方口中是“衛生老師”,并非醫護人員。雙方交涉中,律師多次質問,這么大型的活動,校方為何沒有任何急救措施和應急預案,但學校相關負責人一直避而不談。

       

        實際上,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和行政解釋,校醫院相當于基層診所,必須由主管部門下發許可才能進行診療活動,而校醫院的醫生也必須具有醫師執業資格證才能上崗。

       

        于明說,“我就想知道,為什么孩子倒在地上,學校沒有一個人施救?校醫就算不是正經醫生,上崗前總歸有過一些培訓吧?” 他認為,在救護車到來的23分鐘之內,如果得到正確急救,孩子還是有生還希望的。

       

        中國新聞周刊多次試圖聯系學校領導與小赫的班主任趙老師,但均未獲得回應。而在小赫出事后,于明被移出了孩子班級的家長群。

       

        嚴重缺失的急救體系

       

        在小赫的急救病歷上,疾病名稱一欄寫著“呼吸心跳驟停”。在此類原因猝死急救中,有“黃金四分鐘”之說。

       

        廣東省中醫院副院長李俊教授曾經舉例道,心臟驟停后1分鐘內實施胸外心臟按壓,搶救成功率可達90%;4分鐘內實施胸外心臟按壓,成功率降至50%,10分鐘以上開始搶救,患者的死亡率幾乎為100%。

       

        一般來說,正規馬拉松賽事中,500米一個除顫儀。小赫猝死的這次體育測試,學校并沒有配備這種設備。

       

        實際上,即便學校配備了除顫儀,沒有經過實操和演練,大部分救護設備只能放在實驗室中積灰。2015年,南京大學發生了一起學生體測猝死的悲劇,等到校醫帶著除顫器過去,已經過了搶救時間。

       

        此事件發生后,在不久后舉行的南大校運動會中,校醫院醫生第一次將這臺除顫器從急診室帶到了體育場。

       

        中國新聞周刊查閱近年來心跳驟停搶救相關資料和媒體報道,發現我國的急救成功率一直是個位數,并無明顯增長,其中重要原因就在于大部分人急救知識缺乏以及公共場所急救設備缺乏。

       

        但在學校甚至區級、市級組織的體育活動中,參與人數眾多,卻毫無醫療救護預案,外界不免質疑學校和相關部門的失職。實際上,通過查閱多家重點高校官網信息可知,公示“體測規范”的學校并不多。

       

        做得較好的如上海海洋大學,公示中詳細說明了醫護急救團隊、醫療急救設備以及清場、入場的要求。但大部分高校只簡單注明了患有某些疾病的同學不適宜參加體測,且要求學生“確認個人身體狀況”。

       

        即便是在看似最安全、最專業的醫科大學,也難保不發生意外。

       

        10月27日上午,徐州醫科大學麻醉學專業本科生小杭同樣在體測千米跑中出現意外,不幸殞命。由于小杭倒地時的監控視頻資料缺失,家屬與學校難以達成一致,甚至連小杭是自己倒地還是被突然串道的同學撞擊后倒地,都難以確認。

       

        而作為急救設備和專業知識都遠高于普通綜合院校的徐州醫科大學,對小杭的急救方向同樣受到家屬質疑。小杭家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校誤將小杭到底作為癲癇發作來搶救,但小杭并沒有癲癇病史。

       

        在媒體報道的相關事件中,家屬對于孩子在體測中出現意外都難以接受。往往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我的孩子很健康,怎么會猝死呢?

       

        不少醫學專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往往表示,原因是多樣的、甚至難以預測的。

       

        但只要進行較劇烈的體育運動前充分熱身、量力而行,大部分人不會出現意外。而對于極小概率的意外,只能寄希望于急救人員和設備能發揮作用。

       

        但在國內,急救培訓并不普及。在日本游學近半年的媒體人張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日本公共場所尤其是體育館,心臟除顫儀是常見設備,基本每個成年人都會用,而急救知識也是日本學生從中學甚至小學就開始的必修課程。相比之下,我國的急救普及做得并不好。

       

        在日本留學、工作多年的君醬表示,日本人從小學就會接觸AED手冊,以及會有相關的社會見學和講課,但一般不是強制。然而,即便急救課程較為普及,仍時有發生運動會學生猝死的新聞。

       

        一旦發生意外,家屬和學校的糾紛往往難以調解。走法律程序對意外死亡的學生家屬而言,是心力交瘁的艱難過程。福建天衡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童文星認為,在此類案件中的責任劃分,主要看校方有沒有盡到保護義務,包括預防措施和應急救護措施的安排。

       

        “在做到了這些的情況下,因為無法預知的意外導致的死亡,我認為學校不應該承擔責任。如果學校在上述保護措施不完備的情況下,也要分析學校的過失對造成死亡結果的關聯程度去承擔一定程度的民事賠償責任。”

       

        童文星同時表示,這種責任區分是非常困難的,無論是在情理上還是法律上,“但是學校對學生有保護義務是肯定的。”

      責任編輯:郭惠芬

      欧美a级大片